发现有价值的好书

  11—12月的文学作品类榜单里,余光中的散文集《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光明日报出版社)、周晓枫的散文集《有如候鸟》(新星出版社),两位名家的散文集尽管主题不同,但是都以鲜明思想以及精练文字,对人生进行探索,让人们看到散文这个体裁所能迸发的强大力量。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余光中的一首《乡愁》,不知让多少人湿润了眼眶。而他的溘然长逝,更让许多喜爱他作品的读者唏嘘不已。

  《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一书,余光中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向读者述说了人生感悟。本书从余光中创作主题的5个方面——游记见闻、感情经历、生活智慧、人情世故、文化随感选定了36篇精华文章,汇聚成集。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该书责任编辑申蕾蕾表示,余光中探讨了“人生之路需独自远行”这一主题,但他并没有将这个形而上的议题蒙上伤感的色彩,而是用自己富有哲理的文字展示了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

  申蕾蕾告诉记者,余光中作为一个走过漫漫人生长路的优秀作者兼前辈,就像一个真诚的讲故事的人,将自己的见闻、感悟、故事讲述出来:“这就具备了某种温度,由此将我们碎片化的生活串起来,让我们在此刻慢下来,能够重新出发,继续前行。”因此《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这个书名,既有同道中人相邀赶路、人生这趟旅程并不孤单的含义,也有山长水阔、总会相逢的开阔和情谊。

  相较《长长的路 我们慢慢走》,《有如候鸟》则带有一种实验主义的色彩。该书收录了周晓枫近两年来10余篇散文新作,为读者提供了大量颇具先锋意识的散文文本和真实、新鲜的人生经验。

  新星出版社编辑简以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有如候鸟》中,周晓枫写人、动物、生物、玩物以及他们之间、他们与社会和环境之间的种种关系,在呈现各种关系的纠葛中,既表达了生命平等的观念,亦对诸般关系进行犀利的哲学意义上的剖析,这使她的创作格局非凡,有着惊人的穿透力。

  简以宁认为,这本书对于散文题材的探索更值得肯定。如周晓枫用“寄居蟹式的散文”为文章标记,“希望把戏剧元素、小说情节、诗歌语言和哲学思考都带入散文中”。这种自觉性的小说与散文的跨界——掏空小说的肉,用更坚实的盾壳保护散文,向更深更远处探索散文写作的可能性。“《有如候鸟》不论是对当代散文写作语言难度的探寻,还是对散文思想深度的挖掘,都无疑起到了示范和推动作用。”简以宁说。

  又是年终岁尾时,慨叹这一年的生活,与自己年初的理想究竟有多少吻合?到底什么才是我们初心不忘的理想生活?始终保持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努力进阶成为“高手”,不辜负美食所带来的美好……每个人的理想生活都不尽相同,正是因为这种存在个体的不同及差异性,才让我们更加坚信生活赋予我们的奇妙之趣。

  世界的基本组成部分是什么?时间和空间真的存在吗?……带着这些对生存空间的疑问,我们翻开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卡洛·罗韦利的新作《现实不似你所见:量子引力之旅》(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跟随作者的脚步踏上一场探索现实之旅。

  从德谟克利特到爱因斯坦,从法拉第到引力波,从经典物理到量子引力……在《现实不似你所见》中,卡洛·罗韦利以诗意的语言、清晰的思想,为我们提供了比他之前《七堂极简物理课》更深入的理论解释,其间充满了奇妙的类比和想象,可以说是一首人类精神的赞歌。曾有媒体这样评价卡洛·罗韦利:“有些物理学家是物理学的诗人。他们看待世界或物理现实,如同一首抒情叙事诗,以人类大脑能够破译的隐藏密码写就。卡洛·罗韦利就是其中之一。”

  当下,除了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了探索未知的美好追求,每个人都努力成为其中的“高手”。“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上。”可作为普通人,我们迷茫:不知道巨人在哪里。我们想要获得思想的精进,却时常不得要领;想要学习高手的思维方式,却苦于找不到学习的对象;想要读好书,却总被淹没在信息爆炸的互联网中。

  对于上述痛点感同身受的读者们,不妨阅读一下万维钢的新作《高手:精英的见识和我们的时代》(电子工业出版社),或许能够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本书是“得到”APP订阅专栏《万维钢·精英日课》的精选,集结了全球经济、社会、科技、哲学等领域的最新思想。万维钢捕捉英文世界的最新思想动向,服务中文世界的读者,呈现了一个靠谱“高手”的特质。

  本书策划编辑林飞翔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说:“得益于《高手》,我们可以从全球化的视角接收学习现代化的精英思维;得益于万维钢深入的思考力和跨学科的主题研究法,他所分享的主题是能够让我们受启发的,他所使用的理性审视世界的笔法,是那么有批判性。”“更难能可贵的是,当这些知识被我们的注意力捕捉时,它是自然发生的,因为它足够通俗、有趣、有营养。”

  精进成为一名高手,体现在方方面面。跃身成为美食界的高手,不仅要“吃其然”,更要“吃其所以然”。不仅要吃出美,更要讲出美。在《一面一世界》(商务印书馆)中,美食评论家崔岱远以“面”这个对于中国人有着特殊意义的文化符号为切入点,细数了古今中外的面条,娓娓道来面条的前世今生、面条背后的历史与文明。

  关注孩子的成长,是少儿图书的重要主题之一。而描摹孩子在一段时间内成长情况的前提,是对于孩子当下的理解。作家有了对孩子的理解,作品才能走进孩子内心。作家能够发现孩子的高度,才会写好孩子的成长。

  《白马可心的非常夏日》(四川文艺出版社)就是一部关注孩子高度的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作品写出了“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成都银杏小学五(1)班的孩子们从经受惊吓到参与救灾的成长历程。拿出零花钱购买灾区急需的收音机、主动为灾区募捐、拍下成都大街小巷的抗震救灾景象……共同的灾难让孩子们对命运充满了爱心,书中对于孩子们以自己的方式救灾的描写非常真实生动。

  有的孩子在地震中用弱小身躯为别人撑起生的希望;有的孩子积极参与救援,表现出超乎年龄的担当精神;有的孩子热心抚慰从灾区撤离到城里的受灾同学……书中真实生动的描写,恰恰源自作者对于地震中和地震后孩子们表现的了解。

  作家李牧雨在本书序言中说,作为一个生活在成都的地震亲历者,促使她第一时间拿起笔来的,是那些在地震中和地震后表现出惊人牺牲精神和勇敢承担精神的孩子们。这正体现出了作者对于少年儿童的关注,这种持续的关注形成了一种敏感性,推动了在如实记录基础上,一部鲜活作品的诞生。

  《白马可心的非常夏日》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近10年后出版,把崇高敬意献给那些在非常时期爆发出巨大精神力量的孩子,触及到了孩子真实的精神高度。它不再只是天真烂漫的,还表现出震撼人心的伟大品质。“孩子的高度,就是我们国家未来的高度。”李牧雨序言中的这句话,正说明了关注理解孩子内心的重要性。

  阅读《白马可心的非常夏日》,读者还需要借助作家的“望远镜”,走进孩子内心;阅读《孩子们的诗》(浙江文艺出版社),则是直接透过孩子的作品,观察孩子的独特视角。

  毕加索曾经说:“我花了一辈子学习怎样像孩子那样画画。”在《孩子们的诗》中,读者能看到,为何称孩子为“天生的诗人”。孩子们能够在生活中发现诗意:“我画的树太漂亮了,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画的池塘和花朵都配不上它。”(《我画的树太漂亮了》)“晚上我打着手电筒散步,累了就拿它当拐杖,我拄着一束光。”(《光》)

  对孩子们而言,诗不在远方,就在近旁。把日常的生活写成诗,一些作品不仅能看到孩子们的想象力,也能让读者看到孩子们的思考。“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回到地面》)“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挑妈妈》)

  这些有灵气的作品,不仅孩子们喜欢,也广泛传播于成人读者的朋友圈中。从这些用诗的语言表达对世界看法的作品中,读者们能够更为深刻地理解孩子的高度。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