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忠----当代文学艺术典范人物

  闻忠,上海崇明人,大学文化,国家一级书法家,现为中国诗书画家网艺术家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文人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评审专家。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国内报刊杂志上发表文学、书法作品,多次获全国文学、书法作品大赛一等奖(金奖),作品散见于《人民代表报》、《崇明报》、《天下奇才报》、《当代写作》、《央视网》、《新华网》、《中访网》、《凤凰网》、《中国书法网》、《中国名人字画销售网》等三十多家报刊媒体,书法作品被境内外多家单位和书画收藏家收藏,本人肖像和书法作品也被作为中国邮政“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主题邮票”、“金鸡报晓-中国当代书画百强主题明星片”在全国公开发行,文艺作品和本人传略分别入编《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中国散文大系.哲理卷》、《当代中华诗词名家典藏》、《中华国粹志.人物卷》、《翰墨儒韵·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新中国66周年文艺名家名典》等书刊典籍。获2013年度中国诗人“牡丹奖”、“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中华百名传承书画家”、“当代中国实力派润格书画师诗联艺术家”、 “艺术界.中国书画十大杰出人物” 、“中国当代诗文书法名家”、“最具收藏价值的书画名家”等荣誉称号。

  闻忠,中国诗书画家网艺术家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国家一级书法家、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文人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评审专家。他以超群的诗文书法造诣,独得当代诗文书法名家盛誉。

  一个人的文学艺术成就,一份靠修学,一份得天成。只从修学,诗文书法难得新鲜灵质;只依天成,诗文书法难得深厚底蕴。要成诗文书法大家,学养和天赋同等重要,诗文书法艺术常因二缺一而难铸大家之功。

  闻忠,目光炯炯,儒雅机智,天降神才的观感相当明显。他又饱读经典,通文晓礼,乐书善文,修学功深。

  闻忠拥有文学艺术的天成和修学双利,自 20世纪80年代便独显其文学艺术才能,常有文学艺术作品在杂志报刊发表。要知在那时,文学艺术杂志对纯文学艺术的诗文书法作品有着极高的认定标准,诗不达李白之才,艺不济子恺之能,要想在文学艺术杂志发表文章,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综观闻忠在文学艺术杂志上发表的诗文书法品阶,他的诗文书法才能和成已经卓达文学艺术峰巅,在诗文书法艺术史上烙得深痕重迹,得人敬仰,自是必然。他的诗文书法作品散见于《当代写作》、《央视网》、《新华网》、《中访网》、《凤凰网》、《中国书法网》等主流文学艺术杂志或网站,其诗文书法作品亦被《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中国散文大系.哲理卷》、《当代中华诗词名家典藏》、《中华国粹志.人物卷》、《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翰墨儒韵·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等传世典籍收录。他曾获中国诗人牡丹奖、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又拥有中国当代诗文书法名家的荣誉称号,所以说闻忠的诗文书法成就已跻身于大家之列,这绝非虚拟赞许,而是名符其实。

  前面所言,闻忠的诗文艺术成就已达李白之才,亦济子恺之能。为什么要用李白、丰子恺的艺术成就来比拟闻忠的诗文创作水准呢?首先,闻忠的诗文创作,有着李白诗歌想象奇特,瑰丽浪漫的艺术风格。人们喜读李白的诗,是因为李白天性好诗而成诗仙,信口吟来,常是激荡天宇的华丽篇章。而闻忠以其杰出的诗文才能,做诗就文,也极具瑰丽浪漫想象奇绝的艺术品质。闻忠力作散文诗《草书吟》,这篇散文诗获“2013年第十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金奖,后被多家诗文典籍收录,并有多位朗诵名家合诵,还被著名书法家和诗文书法爱好者写成书法长卷,在国内外广为传播,足见雄奇之品的魅力所在。开篇一句:“雷鸣尚无定格,闪电自有节奏,书法更显放浪,精髓应运而生”。即通过华丽的想象和超强的文字概括能力,把草书品格意蕴和盘托出,体现着艺术家非凡的文学功力,闻忠的诗文是典型的精华之美,无一字之废,无一词不精。

  接下来,闻忠依其对诗词歌赋、真草隶篆的通透把握,以散文诗为载体,草书为切入点,融自然物象,人文历史,宗教哲学于一炉,深入浅出地透析了草书艺术的演化历史,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丰富的内心世界,再次唤醒了人们自主意识,复活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自由魂魄,让人即得丰盛的知识大餐,又获怡情的文学享受。他的散文诗《草书吟》,文笔清新,理念新颖,哲思超群,佳句迭出,是真正的文史相通,文能载道的绝伦之作。

  读他的散文诗《草书吟》,本想默默阅读,后再细细品味,但是最终还是禁不住作品丰满情怀的激荡,深感无声难耐,唯有大声倾读才能适心顺意,随即一语冲天,高声大诵其中片段:

  草书,“时若天籁之音飘然而至,疑是地下岩浆喷薄而出,情系此起彼伏的双乳峰,意寓顶天立地的三足鼎。远眺一鸥展翅欲飞,近观众猿林间腾跃,仰视蛟龙山泽蟠蜒,俯瞰烈马草原驰骋。宛如星列河汉,石坠悬崖;彼似狂风聚雨,惊涛裂岸;此犹鹄游天池,鲸吞海水;瞬即怒猊抉石,渴骥奔泉;倏然惊蛇入草,飞鸟出林;才显金龟回首,犀牛角力;又呈骆行沐月,兔鼠竞奔。恰如砚中猛虎跃峻岭,但见笔下雄鹰翱苍穹,欲挟清风明月以奔突,当持长虹彩练以飞舞”。

  狂草,“状物状兽状就奇峰怪石鱼虫花鸟,赋情赋意赋尽暮鼓晨钟爱恨情仇,疯疯颠颠神神秘秘深深邃邃非驴非马鬼斧神工,浓浓淡淡枯枯湿湿朦朦胧胧如梦如烟飞珠溅玉”。

  这等气势,这等美妙,这等撼人魂魄,如不高声引唱,岂得快意?闻忠的这篇散文诗大气磅礴,气吞山河,既有古代文言文格律精髓之韵味,又有现代白话文优美活泼的灵性,每一个文字都被赋予了鲜活的灵魂,这是文学美律,更是畅心大乐,若非书法行家出身的文人,断不会写出如此惊涛拍岸的雄文,能遇此文,三生有幸!

  另外,闻忠的散文创作,也极具丰子恺散文的质感。读他的另一篇一等奖散文诗《梅之恋》,便会发现发端于笔下的温柔和悯情,也极似丰子恺,行文最能以平易与纯真感人。轻歌一段:“与梅相守,一个遥远而又近切的梦想;与梅共勉,一个现实却又浪漫的期盼。梅啊!读到你的名字,再坚硬的心也会溢满温馨。你是阴阳交融的幸运儿,天地和谐的交响曲”。

  仅读这一小段,就被闻忠将“真实感受”付之于文字创作的意境所感动,这是他的创作意境,也是他始终奉为圭臬的文学主张。正是基于这种创作风格,所以《梅之恋》以及其他诗文等诸多作品,都会酿化成思想深刻,行文又极其可亲可爱的言辞特点,他的这种文学创作手法,可谓是融入了大众情怀,雅俗共赏,难能可贵。他将诗文艺术从遥远的云端拉进了大众视野,成为诗文艺术大众化的得力功臣,他在文学艺术与普罗大众之间架设了相通的桥梁,让诗文艺术不仅在艺术层面,还在群众的欣赏层面上,重振雄风,再亮风采。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闻忠的诗文艺术品格从李白到丰子恺,然后又从丰子恺回归到了李白。如果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是李白将他的真实感受付之于文字而成千古绝唱。那么“梅啊!究竟是谁把你修炼的如此冰清玉洁、剑胆琴心?又是谁驱使我对你这般朝思暮想,魂牵梦绕?也许,这是我们的前世缘定,今生践诺,抑或是心怡神交,机缘奇至”,就是闻忠将其真情实感见之于当代文学史上的诗文极品。

  诗歌,散文,伴随闻忠在文学的道路上力铸丰碑,除此之外还有书法!作为诗文大家的闻忠,还拥有不俗的书法情缘,他能将诗情融入书法,又能将书法涵养文学,诗书双雄,人才难得。近几年来,闻忠的书法艺术已被国家级主流媒体广为关注和传播,深受境内外书画爱好者和书画收藏家的青睐。诗情,文品,书韵-在闻忠的艺术天地里,同时拥有美雅高绝的“三艺”精髓,他的艺术风采是独一无二的,唯他独拥诗情画意的卓绝人生。

  生性旷达,扎根大地,咬定青山,亲和草根,珍惜机缘,乐享天趣,是你千秋不衰的基因。至刚无欲,清雅脱俗,不畏强暴,崇尚磊落,蔑视奴颜,炼就傲骨,是你万古流芳的根本。

  你夏蕴秋藏,冬俊春逸,皮色褐紫而饱经沧桑,铁干琼枝而极富韵律:或单株孤植纵林成片;或含苞方启绽放盛开;或正背斜倚争让张弛;或曲如游龙苍劲嶙峋高吭激越;或静若处子低眉信手浅呤低唱。寒风轻拂,朵朵冷艳,倏现倏隐隐现成趣开合自如;冰雪严封,株株雄奇,亦密亦疏疏密有致横斜遒健;夕阳辉洒,瓣瓣馨香,欲淡欲浓浓淡相宜雅韵融合;明月初照,缕缕幽芳,似实似虚虚实有度苍润相生。远近顾盼皆神奇,俯仰由衷尽含情,形神兼备独领风骚,刚柔相济慰藉苍生。此寓理趣于幽香素艳之中,彼寄精灵于奇绝苍古之外,彰显着偶数与奇数的美感,诠释着动态与静态的力度。

  自古以来,你恪守着前世的承诺,执着地书写出一首首不朽诗篇,演奏着一段段壮丽乐章:清心只与冰雪在,不同桃李混芳尘。一剪疏影忽飘香,漫卷芬芳最消魂。自天地洪荒到梅妻鹤子,无论根植东南西北;从山壑水滨到皇家大院,不管身处春夏秋冬,你自有非同凡响的绝世版本:从骨子里鄙视屈从与跪拜,决不俯首于任何人,既不为谁生存,也不为谁零落,既有不为人知的孤傲,更有不以物喜的清高。即使霜欺风虐,冰封雪压,依然顶天立地,绝处吐芳;哪怕生命枯萎,濒临绝境,仍会保持着坚韧的阳刚之气,卓立在悬崖险峰,展示着古典的笑容,飘逸着怡人的暗香。

  你独具铮铮铁骨,不愧为抗击寒流的勇士;你更富悠悠诗情,无疑是引领春潮的特使。只有你聚首神州,根展龙须,花吐馨香,恩泽百世;还有谁独秀世界,叶含琼珠,果藏玉液,福佑万年?又是你独占先机传递着春的信息,把清雅的色素播撒深山穷谷,将温馨的芬芳撒向苍茫人寰,让绮罗奁粉迎接那春意盎然的繁红季节,在唐风宋韵里演绎着令我久仰的冰魄雪魂,于北疆南域中凝化成为世珍稀的瑞泥香尘。

  你择时于天寒地冻之际傲然怒放,以生命底部的炽热抗衡着地球赤表的风霜冰雪,勾勒出一幅幅时聚时散,如梦如幻,心游万仞,吞吐八荒的诗意画卷,蕴含着淡泊隐逸的名士风度,与世无争的哲人风采,坚守自贞的诗翁风骨。这不仅积聚了华夏万古婵娟的晶莹,而且摈弃了尘世间凡夫俗子的亵渎,尤使我倾听着一曲曲扣吾心弦的《梅花三弄》,思缘着一轮轮纵情入怀的《汉宫秋月》,品味着一个个生命嬗变的《自然哲学》,诵读着一卷卷明心见性的《佛家禅语》。也正是你这旷世骄子高雅圣洁的品性,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尽显风骚,诱发了陆放翁的感叹,激活了苏东坡的情怀,赢得了毛润之的赞誉。

  梅啊!究竟是谁把你修炼的如此冰清玉洁、剑胆琴心?又是谁驱使我对你这般朝思暮想,魂牵梦绕?也许,这是我们的前世缘定,今生践诺,抑或是心怡神交,机缘奇至。腊雪寒梅,芬芳是你处世的骄傲,冷艳是你生存的尊严,而刚正不阿则是你永恒的精髓。你是华夏民族的精魂,君子心灵的驿站。大千世界拥有你,相思的浓度自会逐渐沉淀,生命的热恋即可再度迸发,倦怠因之而精神,贫穷因之而富有,枯燥因之而生气盎然,渺小因之而崇高伟岸。

  ▲ 本文获2012年“中华颂”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一等奖、2015年“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入编《第二届“首先杯”全国优秀网络作品选》、《中国散文诗歌作品精选(2013年卷)》、《中国散文大系•哲理卷》。

  自汉至今,草书遂兴,几根毫须幻化线条无穷意趣,一方砚田承载华夏万象图腾。无论是狼毫、羊毫还是兼毫,不管是章草、今草抑或狂草,只要有一腔放浪形骸的柔情,执著于历史烟雾熏黑的湖边纵情交合,便会使点横竖折的机能游蛇成颠簸奔流的滔滔江河,即可将提按使转的气韵组合成绵延不绝的巍巍群山,掀起那一幕幕举世无双的大势磅礴。

  君不见,章帝情润《千字文》,怀素醉笔《自序帖》,张旭挥洒《古诗四帖》,信手疾书《满江红》,林散之融古开今力创当代禅草风,融风云水火雷霆霹雳于笔墨之间,汇阴阳圆缺悲欢离合于纸砚之中,聚焦塞北骏马清风的阳刚之气,一展江南杏花春雨的阴柔之美。或如泣如诉似咏似叹;或高亢激越浅吟低唱;或苍郁雄畅清雅遒劲。我行我素远近高低皆有趣,欲张欲驰俯仰曲伸尽含情,任凭这智慧的锋芒融进那睥睨古今瞬间狂泻的书法线条,淋漓尽致地宣泄心灵中的喜怒哀乐,以致乘物游心超越现实的精神逍遥。

  目睹名家留踪,窥探草书履痕,仿佛穿越万古时空遂道,似乎领略千秋自然物象:时若天籁之音飘然而至,疑是地下岩浆喷薄而出,情系此起彼伏的双乳峰,意寓顶天立地的三足鼎。远眺一鸥展翅欲飞,近观众猿林间腾跃,仰视蛟龙山泽蟠蜒,俯瞰烈马草原驰骋。宛如星列河汉,石坠悬崖;彼似狂风骤雨,惊涛裂岸;此犹鹄游天池,鲸吞海水;瞬即怒猊抉石,渴骥奔泉;倏然惊蛇入草,飞鸟出林;才显金龟回首,犀牛角力;又呈骆行沐月,兔鼠竞奔。恰如砚中猛虎跃峻岭,但见笔下雄鹰翱苍穹,欲挟清风明月以奔突,当持长虹彩霞以飞舞。

  隐现着:钱塘潮暴涨时的奔腾咆哮之势,夏季云多奇峰的自然变幻之妙。珍藏着:荷塘月色的清韵,长风卷云的舒展,高山瀑布的奔泻,万岁枯藤的苍劲。真可谓左右驰骋风卷残云,刚柔相济势如破竹;又道是圣手落笔惊天动地,天马行空驱鬼入神。

  遥望草书,一部狂野而有序的人文史诗,独得天地造化之灵气,字里行间流淌着时代元素;仰视狂草,一幅雄浑而亮丽的江山画卷,且具江海奔流之苍茫,篇章节奏蕴含着传统基因。初始易发思古之幽情,细品则生探微之遐想:遥觅军檄急务史游作章草,蓦知侠骨柔肠行云流水羲之始得今草,犹观泼墨绝叫雄逸天纵颠张狂素终成狂草。似赏公孙舞剑,庄周化蝶;如见建安铮骨,魏晋遗风;缘启秦淮情怀,太白醉归;梦浮僧尼幽怨,凤凰涅盘;若闻群雄逐鹿,赤壁鼓角。忽隐铁马金戈十面埋伏九时山;旋即劲风疾火万箭齐射三军帐。

  在这奇妙的书法大厦巅峰, 充溢着诗词歌舞的韵律,旋转着前世今生的恩怨。展示着:壮士断腕的果敢,沙场杀伐的硝烟;荆轲刺秦的胆略,霸王别姬的悲歌。铭刻着:文人骚客泛舟江湖,椽笔搅海,鲲鹏搏击的雄姿;英雄豪杰策马边关,仗剑要塞,气吞万里的英武。

  笔与纸亲吻私语宛若群鹤起舞,墨与砚相拥互动仿佛双狮戏球,人与字彼此心有灵犀似水深情的凝望,情与爱你我生死相依心旷神怡的眷恋,成就了濡湿温润而又刻骨铭心的融化历程,使优美的曲线涨满潇洒,将儒雅的心灵写尽风情。这是灵与肉的水乳交融,心与手的神秘驰骋,情感洒脱与决绝个性的充分张扬,生存力度与生命厚度的绝妙显示,更是挚爱的火焰,生命的绝唱,历久而弥新的笔墨情缘,精致而不朽的书魂画魄。

  草书,东方哲学的高度物化;狂草,华夏理念的经典音符。凹蓄四海之潮汐,凸显五岳之雄风,外延连绵回绕,内涵幽深畅晓。溶金屈铁,登云钓月;神超形趣,气势恢弘;意境高达,超然物外。其结构奇崛迭宕而生动多变,布白疏密有致而开合自如。纵笔自怡于欹正方圆轻重徐疾之态,泼墨尽趣于阴阳黑白燥润雄浑之基。方笔圆笔笔笔神奇瑰丽,方圆兼容纵横九万里;欹锋正锋锋锋刚劲矫健,欹正相济聚散数千年。内凝筋骨血肉而瑞气横溢,外拓雄奇清雅而逸情奔放,梦幻百出而不逾规矩,法度森严而时系自由。骨子里渗透着甲骨钟鼎之金石韵味,章法中弥漫着行草隶篆之书卷气息,点面线畅如清流奔注,精气神通似琴韵铿锵,状物状兽状就奇峰怪石鱼虫花鸟,赋情赋意赋尽暮鼓晨钟爱恨情仇,疯疯颠颠神神秘秘深深邃邃非驴非马鬼斧神工,浓浓淡淡枯枯湿湿朦朦胧胧如梦如烟飞珠溅玉。

  草书,需要似醉非醉狂放无羁的精神状态;狂草,更须亦真亦幻睿智深悟的率真情怀。如果说草书是书法中的皇冠,那么狂草就是这皇冠上最为璀璨的明珠,只要你凝神并奋力遨游于这浩然奔流的草书大河,就能汇聚怒涛叠起的惊险,即可垒成危峰罗列的神奇,复活一个惊世骇俗的自由魂魄。

  ▲ 本文获“2013年第十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金奖,入编《中国散文诗歌作家精选(2013年卷)》 、《中国诗词会员总汇》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