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话题】如何赏读散文

  2018年3月3日,新锐散文第三期话题讨论,以温新阶老师的散文《一棵树》为例,展开了关于如何赏读散文的探讨。经过前两期的讨论和交流,越来越多的作者喜欢上了这种可以碰撞出思想火花的形式,精彩的发言持续不断。通过剖析温老师这篇散文,表达了自己对于散文赏析和创作方面的观点。以下是整理出的各位作者的精彩发言:

  大家晚上好,很忐忑今天由我主持今天的讨论,今晚我们的主题:散文赏读。期待大家踊跃发言,互相学习,互相进步。

  一篇好的散文,首先得要耐读,一遍有一遍的内容,像茶一样,没一泡水都能品出不同的滋味来。一棵树的主线是闰月对银菊的姐妹之情,用什么体现呢,用一颗用心呵护的香椿树;再深层的意思,用一棵树的用途,带出冲里的风土人情;再有就看出闰月的善良村里人的朴实来。品下去,可能还有不同的信息。这是充满感情的作品里蕴含出来的,丰富的内容。

  其次,一篇好的散文,要具有思想性。文中通过树为线索,把人情、风俗、社会变革都做了线索的预设,最终在树变成梁,又变成收藏的冲突里,把人心的变化表现的淋漓尽致。

  还有就是,好的散文,要如苏州园林一样曲径通幽,内容要有波折和戏剧性。《一棵树》里树的命运就随着事情的变化充满变数,一开始担心被人攀折、后来由于银菊嫁给了泥瓦匠而不能成为房梁、再后来志愿教育事业、后来又到了收藏者手里。人、物、事都让人牵肠挂肚。

  从不同的角度都能解读出不同的内容,这就是一篇好的散文。好的作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经得起读者的揣摩、经得起岁月的变迁。

  希望能够见到更多的好作品,让喜欢文学创作的人学习、借鉴、提高品味。从而能够激发创作灵感,把自己的思想和对文学的热情更好的抒发出来。

  欣赏散文,要欣赏文章的闪光点。一棵树用了很多的篇幅叙事,最后是要展现闰月复杂的感情。展现人在面对事情变化的复杂心态。

  文字的驾驭,对于一个散文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语言精炼、准确、有感染力,是基本功,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长年累月的对语言和文字进行积累、消化。积累词汇量,充分的理解自己已知的词汇,恰如其分的表达自己的思想,是一种能力。掌握这种能力才算是拥有了通往文学之门的钥匙。

  对于郑媛的比喻,我认为王熙凤为什么哭秦可卿,其实是哭自己。欣赏散文就是要在作者的字里行间解读感情,引起共鸣。发人深省的作品,才是好的散文。

  彦良老师解读一棵树,角度和深度是我这样的年轻人所达不到的。人生的阅历和感悟不同,看问题的层次就不同。作品本身有切入点很重要,其他的不妨交给读者。好的作者是一个化学家,好的作品是思想的催化剂。

  汉君老师把文章里体现人性的一面很好的解剖出来了。简单的几个小动作,几句话。就能描绘出一个朴素的女性内心的世界。真的只有几句话吗,其实这几句话前面用了很多的笔墨铺垫。用了很多的叙事来点题。

  我觉得控制文章的走向也是一种功力。有人写不长,有人写不短。像书法要锤炼线条一样,散文需要锤炼语言。

  如果某一段时间作品风格有大的改变,没准是在尝试新的表现形式。创新催生蜕变。有固定风格的作者,不妨大胆尝试,惊喜也许就在一念之间。

  一篇散文凝聚着作家的心血和汗水,是辛勤劳动耕耘的结晶。就是自己的娃儿,心肝宝贝一样精心呵护。风格特点不同,都体现着知识、文化、阅历。古拙、朴实、清新、静雅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有声有色,情景交融,在追求美好,倡导文明,传播正能量,展现时代性。

  温老师的《一棵树》,表现手法新颖。按照习俗,这棵树是闰月给妹妹做房梁的。这也是对妹妹的爱,她从栽植到成材,百般爱护,费尽心血,但是最终没有派上用场。她失落彷徨,只是压在了心里。闰月关心着房梁的结局,听到后说“真的吗”,把一串红辣椒挂在门钉上,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五味杂陈。结尾令人回味无穷。

  香椿这么好吃,摘香椿的人肯定多。恰恰闰月买了狗,一直看护香椿树,才能成材,说明闰月是实心实意的,真情真爱的吧。

  柔风:反复读了多遍温新阶老师的散文:《一棵树》,被文中极具地域性的特色语言和情节所深深感染和打动。

  香椿树,只是这篇散文的一个“引线”,而串连起来的,却是姐姐闰月对妹妹秋菊那份浓浓的手足之情。

  我个人认为小说和散文的界定是:前者,可以虚构,以故事性为主。小说通过塑造人物形象和叙述故事及描写环境来反映生活、表达思想。

  我一向赞同散文的在场主义,就是去除散文中遮蔽的那些伪装与虚华,让散文回归到本真和心灵的自由。当然,散文可写自己身边熟悉的人和事,物与景,却不可过度的夸大和拔高。

  我认为一篇好的散文,无论是抒情散文丶叙事散文丶写景散文也好,形散而神不散当然是首要。但,立意、角度和语言的新意也非常关键。其次是散文的写作方法。一篇好的散文,首先作者写得要能感动自己,这样,才能去感动读者。我认为温新阶老师这篇散文做到了。

  我认为小说以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吸引人。诗歌以其特有的韵律美和诗句的情致感染人。散文呢?美在思想内涵的深刻和言语及表现手法的特色上。言之无物,空。言而无魂,俗。不落窠臼,具有思想和表现手法的唯一性,才可读可赏。

  我曾赞美过温新阶先生的《一棵树》。留评还在文后,大家可看。其文美在写土家姐妹情深,不凡在香椿成梁了,妹家却没派上用场,深刻在捐给学校了,似乎让姐心安了,最终却被校长以文物卖了2个万。令人想不到的结局,张显了作者写此文的深刻用意。那就是在悲叹这棵树的命运时给人一个警示:纵然你是有意被爱栽培成材的栋梁之材,可最终的结局却有可能不被以栋梁之才而用。甚至还会被人卖掉。这就是现实。

  试想假如作品行文平淡,字句生涩,还会吸引读者读下去吗?所以笔者认为好散文一在顺畅,能吸引住读者,二在有意思,能给读者启迪。最忌模仿和趋同。

  除了划分体裁上与大家有点分歧外,我觉得上面各位的看法都很好!是一篇文学性很强的作品,思想、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语言很有特色,全篇几乎没有任何修饰语,全是白描式的句子。这种句子看似平淡,不温不火,其实“面冷心热”。

  温老师的《一棵树》,立意在于描写闰月这个人的品格。她的品格正如一棵香椿树,平凡而又普惠,深情而又坚忍,更重要的,她本身就是一根梁树。欣赏此文,最精彩处在结尾。闰月把梁树送给了学校,学校盖新校舍时不用这棵梁树了,她便去讨要,这显示出她作为普通民众单纯的一面,十分生活化,也很合乎普通民众的心理习惯和行事逻辑。而当她明白这棵梁树已经不属于她时,听说学校卖了两万元,她不是跳脚,反而很平淡地笑着说:“真的吗?”这里作者用了一个细节描写:“她一边说一边把一串穿好的红辣椒挂到了门框的钉子上。”人物面对钱财,心中的那份淡然,一下子便跃然纸上了。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