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抓住机会和爱情?爆款情感剧推手黄澜这么说……

  将于8月2日登陆番茄台的《爱情进化论》制片人是黄澜,黄澜成为金牌制片人的道路还是蛮有得说的……

  由张若昀、张天爱领衔主演的电视剧《爱情进化论》将于8月2日登陆番茄台。这部剧讲述一段从朋友变成恋人的爱情故事。

  故事主线看着俗套,卡司也不是超一线阵容,甚至连导演也是新人,还未开播,已经引起了业界关注,因为《爱情进化论》的制片人是黄澜。

  这个因在《非诚勿扰》担任点评嘉宾而被观众熟悉的情感专家,近年却作为制片人,在电视剧板块风生水起。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大丈夫》《辣妈正传》《虎妈猫爸》,以及去年红得不要不要的《我的前半生》,均由黄澜操盘。

  在某次研讨会上,一位浙江广电的领导总结发言时说:“感谢黄亚洲没有把自己的女儿留在文学,而是给了影视。”

  黄澜的父亲是作家、编剧黄亚洲,对黄澜的影响很大,黄澜小时候,父亲给她立下很多规矩,比如每天写日记、一篇作文写出不同结尾,讲故事要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些都培养了黄澜的戏剧意识。

  黄亚洲对黄澜管教严格,他没让黄澜走向文学道路,考大学时,他授意女儿报考上海外国语大学,读俄语,即便不是喜欢的方向,黄澜也读了。

  读研期间,黄澜结婚、生子,等毕业回国,孩子都一岁了。黄澜想在家不工作,养孩子,这把黄亚洲急坏了。

  当时,黄亚洲正在和人谈一个剧本项目,就带着闲在家的黄澜去参加,结果黄澜的综合素养得到了对方管理层的认可,向她发出到北京工作的邀请。

  要带着孩子到北京,黄澜有了顾虑,但她拗不过父亲,最终还是去了北京。2004年,黄澜开始扎根影视圈,直到现在。

  黄澜和丈夫工作忙碌,他们忽略了对家庭、彼此的照顾,最终分道扬镳。带着过来人的经验,她开始频繁在《非诚勿扰》以及都市剧里思考爱情和婚姻。

  黄澜主张当代女性自强独立,“不管是做全职太太还是工作,选择权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试着与家人沟通,更重要的是时刻不忘记充实自我,照顾家庭之余要学会走出来。”

  《我的前半生》播出时虽然话题热度大,但争议也不小,很多观众批评该剧三观不正——为什么不让渣男下地狱,小三浸猪笼????

  黄澜始终不觉得这部剧三观有问题:“当观众拿‘有婚姻才幸福,没有婚姻才倒霉’的前提观念套爱情的时候,就会骂小三,就会吐槽为什么我们喜欢的女主角还是一个人?这个点本身是可以聊的。”

  黄澜说:“女人在成长过程中靠实力抓住机会的现象很普遍,谁没有几个朋友,只要机会来了以后,你踏踏实实抓住,就是很正的三观。这个机会是男人、女人、朋友还是爱人提供的都有可能,如果说凡是男人介绍的工作,我们统统不去;或者认为因为爱情关系搞定事情是可耻的就拒绝,这就不见得了,我们可以把心敞开一些。”

  黄澜坦言,《我的前半生》是她有生以来遇到的最爆的剧,因为根据调查数据,中国人的婚姻幸福满意度并不高,家庭小危机不少,所以这个点触发了大面积共鸣。

  在黄澜看来,她做的剧有一个基本认知“人性是有缺陷的”,“我们认知到的人性是有缺陷的,我们追求的不仅是把缺陷暴露出来,还希望看到角色的改变和积极成长的一面。比如当女性不开心时,我们就拯救不开心,让她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很多事情,产生裂变。”

  她认为:“观众在捍卫观念的过程中可能会反思、会迟疑。遇到问题时,只要一晃动,就是一种改变的可能,至于走到什么程度,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把我们的想法呈现出来就好了。”

  由张若昀、张天爱领衔主演的电视剧《爱情进化论》将于8月2日登陆番茄台。这部剧讲述一段从朋友变成恋人的爱情故事。

  故事主线看着俗套,卡司也不是超一线阵容,甚至连导演也是新人,还未开播,已经引起了业界关注,因为《爱情进化论》的制片人是黄澜。

  这个因在《非诚勿扰》担任点评嘉宾而被观众熟悉的情感专家,近年却作为制片人,在电视剧板块风生水起。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大丈夫》《辣妈正传》《虎妈猫爸》,以及去年红得不要不要的《我的前半生》,均由黄澜操盘。

  在某次研讨会上,一位浙江广电的领导总结发言时说:“感谢黄亚洲没有把自己的女儿留在文学,而是给了影视。”

  黄澜的父亲是作家、编剧黄亚洲,对黄澜的影响很大,黄澜小时候,父亲给她立下很多规矩,比如每天写日记、一篇作文写出不同结尾,讲故事要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些都培养了黄澜的戏剧意识。

  黄亚洲对黄澜管教严格,他没让黄澜走向文学道路,考大学时,他授意女儿报考上海外国语大学,读俄语,即便不是喜欢的方向,黄澜也读了。

  读研期间,黄澜结婚、生子,等毕业回国,孩子都一岁了。黄澜想在家不工作,养孩子,这把黄亚洲急坏了。

  当时,黄亚洲正在和人谈一个剧本项目,就带着闲在家的黄澜去参加,结果黄澜的综合素养得到了对方管理层的认可,向她发出到北京工作的邀请。

  要带着孩子到北京,黄澜有了顾虑,但她拗不过父亲,最终还是去了北京。2004年,黄澜开始扎根影视圈,直到现在。

  黄澜和丈夫工作忙碌,他们忽略了对家庭、彼此的照顾,最终分道扬镳。带着过来人的经验,她开始频繁在《非诚勿扰》以及都市剧里思考爱情和婚姻。

  黄澜主张当代女性自强独立,“不管是做全职太太还是工作,选择权要掌握在自己手里。试着与家人沟通,更重要的是时刻不忘记充实自我,照顾家庭之余要学会走出来。”

  《我的前半生》播出时虽然话题热度大,但争议也不小,很多观众批评该剧三观不正——为什么不让渣男下地狱,小三浸猪笼????

  黄澜始终不觉得这部剧三观有问题:“当观众拿‘有婚姻才幸福,没有婚姻才倒霉’的前提观念套爱情的时候,就会骂小三,就会吐槽为什么我们喜欢的女主角还是一个人?这个点本身是可以聊的。”

  黄澜说:“女人在成长过程中靠实力抓住机会的现象很普遍,谁没有几个朋友,只要机会来了以后,你踏踏实实抓住,就是很正的三观。这个机会是男人、女人、朋友还是爱人提供的都有可能,如果说凡是男人介绍的工作,我们统统不去;或者认为因为爱情关系搞定事情是可耻的就拒绝,这就不见得了,我们可以把心敞开一些。”

  黄澜坦言,《我的前半生》是她有生以来遇到的最爆的剧,因为根据调查数据,中国人的婚姻幸福满意度并不高,家庭小危机不少,所以这个点触发了大面积共鸣。

  在黄澜看来,她做的剧有一个基本认知“人性是有缺陷的”,“我们认知到的人性是有缺陷的,我们追求的不仅是把缺陷暴露出来,还希望看到角色的改变和积极成长的一面。比如当女性不开心时,我们就拯救不开心,让她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很多事情,产生裂变。”

  她认为:“观众在捍卫观念的过程中可能会反思、会迟疑。遇到问题时,只要一晃动,就是一种改变的可能,至于走到什么程度,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把我们的想法呈现出来就好了。”

F